金沙总站6165app

主页 > 新闻动态 > 通知公告 >
强化经济“内循环”应发挥产业引导基金的作用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20-09-27
字号: [双击滚屏]

日前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强调统筹推进现代流通体系建设,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有力支撑。当下,推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已经成为中央的新战略。在这样的新形势下,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的战略作用就凸显出来了。


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下半年乃至“十四五”期间中国经济发展重要的政策指引,也将成为中国资本市场映射的产业趋势。从泛化的经济内循环视角出发,有的研究机构将内循环分为六个方面:消费内循环、制造内循环、科技内循环、投资内循环、服务内循环和金融内循环。


在这里,笔者还要在制造内循环基础上,再做一点补充,那就是产业链内循环。在新冠肺炎疫情强烈冲击下,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世界政治经济秩序正面临重组和洗牌。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将加快促进产业链现代化水平的提升,打造发展新优势。未来,就产业链而言,要做到重点支持行业品牌建设,以行业领军企业示范为引领,以制度和技术创新为动力,实现产业链研发、设计、生产、商业化等全流程一体化,推动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等全过程畅通。在这方面,作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重要平台之一,长三角G60科创走廊在打通产业链、加速内循环方面就走在先行先试的前列。G60科创走廊产业协同创新中心通过集聚各地头部企业,创新产业链上下游协调发展,达到总部研发孵化在松江,制造生产在当地的产业一体化发展格局,实现了“做大蛋糕”“两地双赢”的目标。


因此,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还需注重产业链内循环,注重主导产业的培育和产业链构建。在这当口,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的战略作用就凸显出来。


政府产业引导基金又称创业引导基金,是指由政府出资并吸引有关地方政府、金融、投资机构和社会资本,以股权或债权等方式投资创业风险投资机构或新设创业风险投资基金,以支持创业企业发展的专项资金。政府产业引导基金在培育国家和地方创新型及竞争性企业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一方面,政府产业引导基金有着非常独特的示范效应,是吸引和撬动社会资本的有效路径,通过市场化手段把社会资本配置到需要重点支持的产业,可有效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另一方面,政府支持、培育的战略新兴产业,通常具有投资风险大、周期长、流动性差等特点,对社会资本的吸引力相对较差。政府产业引导基金实际上是以财政资金和信用作背书,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投资新兴产业,能够有效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数据显示,到2019年上半年,全国共成立1311支政府产业引导基金,政府产业引导基金母子基金群总规模约为82271亿元。


在新发展格局下,充分发挥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的战略作用还需要各方合力推动。首先,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的主要目的依然是聚集发展产业,发展产业就不可避免地要形成一些政策性的目标。这些政策目标一定要和当地的产业发展、股权投资、机构发展的水平相适应,吸引真正优秀的机构到地方来设立基金,推动当地的产业发展。同时,设置科学合理、切实可行的返投比例与条件,也是吸引优秀基金管理人到当地设立基金,促成项目落地的重要前提。


其次,对于产业投资者而言,如果要争取政府引导基金出资,就要真正契合当地支持的产业发展方向,沿产业链进行布局并且有具体项目能够落地。同时,除了平衡好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最重要的是做到过程合规。所以,制度的完备性、运作的规范性、信息披露的及时性也很重要。此外,关注政策。投资者到地方申请政府产业引导基金,还要提前吃透当地的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的相关政策规定和管理办法。


再次,完善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的退出机制。如同任何其他投资基金一样,政府产业引导基金亦面临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就是退出。理论上,引导基金的退出渠道包括份额转让、股权转让、回购、并购、挂牌、IPO等多种方式。其中,通过IPO退出能够获得较高收益,是较理想的退出方式。但是,数量如此庞大的政府引导基金及其子基金,完全通过IPO或并购退出并不现实。目前,关于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的退出规定,仅散见于部门规章及各地方政府制定的框架性规定中,不全面也不细致,给实际操作带来了诸多困扰。因此,建议政府能够就产业引导基金的退出时机、方式、路径等问题,尽快出台相关政策规定。唯有如此,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的战略作用才能真正充分发挥出来。